没有SJ和二宫和也会死的吧

Arashi❤️💜/画画日语在学/沉迷于手游

如果明天

HE OOC 甜向
“松润你就算和翔君关系不好,也不要表现地这么明显啊。”经纪人吉本坐在车上无奈地刷着脸书“适当地发一下糖也是很有必要的。”
松本润满口答应,眼睛却没有离开过手机上的连连看。
吉本无奈地看着nino附身的松本,又准备对樱井翔开始说教,而此时的樱井早已在车上睡着了,看起来极其安详。
真不知道该拿Arashi的大家怎么办,作为前辈的大家实在是太任性了,真希望新人少学习这一点。
松本润和樱井翔,关系应该是非常好的啊,他们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?曾经同样要好的还有二宫和相叶,他的关系仍然好的让人嫉妒...按理来说,工作忙也不至于这样疏远,更何况是同一个组合的人,天天见面啊!找到问题的原因,然后让他们握手言和,这就是作为他们经济人的职责!
松本无视沉迷于自己世界的吉本,心里烦躁得很,操控的小人死了一次又一次,直到二宫都看不下去了“松润?松润?你还醒着吗?”
松本撇了他一眼,弟控的心被重创,转身倒在了相叶雅纪的身上受伤状。
“松润你,居然凶我。”

松本回家之后就洗了个澡,吹干了头发,躺在床上发呆。
他也很想和樱井翔像二宫和爱拔一样在摄影机前活动啊,但,现在再怎么发糖对于他们两个人都是十分的尴尬。
是的,他们已经分手了,两年。
起初是因为各自事业都越来越忙,没有机会去理会对方,然后就是公司拉着自己和合作的女演员炒cp,樱井翔对他大发雷霆,然后第二天就把东西搬离了自己的家,两人冷战了二个星期,松本自己很委屈,自己只是个和女演员和其他工作人员吃了个饭,怎么就被拍了他们热恋中,一起拍的月九收视暴涨好几个点。可是樱井翔对于他的冷漠也暴涨了好几个层次。
他认为两个人在一起,最重要的就是信任,如果没有信任,他们身为艺人,难免要和女艺人拍亲密戏啊什么的(好像拍亲密戏的只有你吧)不可能都要解释道歉,但是根本没想到樱井翔就开始因此而生闷气,到后来和女演员的吻戏就成了最后一根稻草。他们大吵一架,谁也不想理会谁,然后两个星期后,他却得知他被安排去相亲了,他不是生气这个,只是难过自己不能和他一起牵手站在家长面前,陪伴他面对这一切。是啊,在樱井翔的家人看来,一个成熟的男人,迟迟不谈恋爱很奇怪吧,他不能给他他想要的,家人媒体,包括粉丝们的祝福,工作过后的一顿晚餐,满屋灯火,温柔的陪伴,还有孩子,樱井翔应该是个喜欢孩子的人吧。
然后他们开始渐渐疏远了,大概是樱井翔察觉到了他的冷淡,也察觉了他的心思,庆应的高材生怎么会不聪明呢,如果他是个蠢蛋就好了,在那时候抱紧他,然后说“小润,别闹脾气了,我们回家吧。”多好,或许,事情也不会到如此的地步啊。
或许他们之间上升到这种地步本来就不应该吧,越亲密,就越容易破裂。当初只做好朋友多好啊。只做好朋友的话,他们之间就不会变成这样了。
他还是很喜欢樱井翔啊,无论他变得如何,比以前更加壮实了,想知道拥抱的时候是什么感觉。他黑眼圈重了很多,最近的事情很多吧。真羡慕将来和他在一起的女生啊,上辈子一定拯救了全世界。
啊,想喝酒了。
松本润拨通了小栗旬的电话。

去上厕所的小栗旬的电话在化妆室的台子上响个不停,闭目养神的樱井翔被风骚的铃声吵得睡不着,皱眉,起身走上前拿起手机,弟弟?谁啊,便按了接通。
“喂,是旬吗?我想喝酒了,这么多年了,我还是忘不了那个人啊,哎,你说人是不是就是犯贱啊,明明当初分手也是我想的,但是现在难受也是我一个人。”
他最熟悉而又最陌生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,樱井翔不知所措,按了挂机键,他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放下,心里乱如麻,正巧小栗旬打开了门。
故做轻松地对小栗旬说:“松润约你喝酒。”无视他疑惑的眼神,快步走了出去。
樱井翔此时心跳得很快,此时他的心情宛如当初合宿的时候毫无心理准备的滑翔,宛如当初问松润那句“是喜欢还是爱呢。”时,宛如当初松润对他告白时候,他吻上他的唇时,可是,他此时已经有了将要订婚的对象了,女方家世与他门当户对,长相清秀温婉,东大毕业,正宗的家族联姻,那时的他找不到理由拒绝。反正,松本润也不要他了。
但是,松润那句,还是忘不了那个人,让他仿佛又回到了青涩的少年时期,的确那份爱情开始的仓促,结束的匆忙。
好想,去拥抱他,就算众人反对又怎么样,无论是现在的樱井翔,还是过去的樱井翔,只要松本润说一句他愿意和我在一起,他无论如何,都会来到他的身边。

居酒屋
松本润听了小栗旬的醉话,半醉的脑袋瞬间清醒了,他讲了什么来着?好像有好多丢人的话吧...唉,误以为是别的女人就麻烦了...啊....什么麻烦嘛...认为是别的女人才好呢!才不要让他认为自己还想着他呢!
天然呆的番茄和半醉的栗子完全没有在意到松本润此时的神情。
“松润我告诉你,结婚就是一个万恶的深渊,千万不要被套牢了哦!”小栗旬看似老练精明,却被身后的小栗优猛的拍了一下“你说什么??”
望着士下座道歉着的小栗旬,众人都哈哈大笑,这个妻管严晚期没救了..
松本润望着他们出神,却被一旁的番茄拍了一下“松润,是不是羡慕了?什么时候去讨一个老婆过来看看啊?”
松本润和樱井翔的过往是岚的大家,还有岚的密友都知道的公开的秘密,但是此时松本对于樱井的爱只有小栗旬一个人知道,不是和谁关系亲近的问题,是因为....生田斗真实在是,太天然了!J家行走的爆料机。
“你个单身汉有什么好损我的?”松润白了一眼番茄,番茄傻笑着,无法反驳啊。
整场派对,松本喝的最凶,看着他那气势,没有人上来劝酒,也没有人敢。
他以为醉了,就可以把过去的一切都忘掉。
忘掉那个黄毛戴着耳钉的樱井翔,忘掉那个过去的自己,忘掉他们的二十年时光。
呵,樱井翔,最是深情的是你,最是无情的,也是你。
何以解忧,何以忘情,唯有杜康。
然后,松本润就这样在小栗旬客厅睡了一晚。

化妆室
第二天下午的工作都很正常,除了松本润还带着宿醉的头晕,松本和樱井两个人相敬如宾,适当的配合对方给观众发个糖,两人在节目上像是普通的门把一样相处。只是配合的格外默契,经纪人吉本欣慰地看着这一幕,想想松本樱井不和的传闻不攻自破,自己又可以加工资了,不禁傻笑着。告诉各位门把们都可以各自走了。
松本润也心想,樱井翔表现得这么正常,应该没有误会什么...好奇怪啊,自己应该感到庆幸,为什么会很失落呢?
松本卸完妆,带上口罩,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准备和爱拔一起去逛街,却被面无表情的樱井翔拉住了,十分放松的手在毫无防备时被十指紧扣。
他没有注意到,此时他的眼神里除了满满的震惊,还有喜悦。
化妆室的其他三位弟控笑容开始僵硬,相叶雅纪笑得一脸褶子“看来小翔找你有事啊,那小润我们就下次约吧。”二宫和也很不情愿得接话道“那我和利达陪你一起去吧,刚好我们都有空。”说罢,两人拉着一脸蒙蔽,本来准备留下来看戏的利达走了。
门被啪得一关,化妆室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。
“那个,手可以松开了吗...”松本润出声准备缓解尴尬。
樱井翔听话地把手松开了,失去了微热掌心的触感,松本润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。然而却被男人从后面的一个拥抱震住了。
“樱井翔...??”
樱井翔闭眼,近似疯狂地闻着着怀中人的味道,伸出舌头去舔他的脖子。
“两年了,小润长高了呢。”
松本润耳根红透了,却强装矜持。“明明是你长不高,怪的了谁。”
“啊,真是怀念以前那个总是跟在我身后怎么甩都甩不掉的润啊”
“....”
“我很想你,润,我以为是你不要我了,我以为你的疏离就是在和我划清界限....”
“小翔...”
“这两年,我一直都想通过工作来忘掉你,用成熟外表来改变过去的我,但是我发现,完全不行啊....无论怎么想,在见到你时的那一眼,我还是会触发那些记忆....我无论如何都忘不了你...”
“明明是告白苦手的啊...怎么说起来一串一串的,你是笨蛋吗,都是中年的老男人了,谁还吃这种少女心的一套。”松本润装作不经意地笑道,颤抖的身躯却无法掩饰他此时的心情。
“小润在我眼中一直都是少年的模样啊。”松本润转过身,就看到樱井翔圆溜溜的仓鼠眼里满是欣喜。
“你以后就看清了,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,完全是两个人,你会失望的。”
“不不不!无论是以前的松本润,还是现在的松本润,我都最最最喜欢了!....但是还是更喜欢以前粘在我屁股后面的鼻涕虫啊。”
“小翔真是个笨蛋。”
门外偷听的三个人神情各异。二宫和也满脸愤怒,相叶雅纪一脸欢喜,大野智一脸蒙蔽。不过,他们此时都在想,这两个八嘎终于复合了,再也不用忍受化妆室里他们明明不敢搭理对方,还要偷瞄对方的氛围了。
“我们也回家吧,nino。”
“真可怜啊,利达。”
“.....”